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历史 >

七月盛夏 明园学校的乡村孩子因竖笛而成长

来源:人民网     时间:2017-07-25 17:47:58

“Do-Re-Mi-Fa Sol-Sol-Sol-Fa-Mi……”一曲熟悉的儿歌《洋娃娃和小熊跳舞》,由清澈悠扬的笛子奏出。舞台上,各式少数民族的服饰,整齐划一的吹奏手势,让这20名来自明园学校的乐手们,显现出与众不同的气质。

这是7月19日晚,深圳华夏艺术中心的千人剧场内,一段由城乡孩子合奏的节目。一段节拍过后,这20名竖笛手变换队形,4名华夏艺术文化学校的小提琴手,来到舞台中间,琴声拉出,开始交汇于笛声之中,生出一曲别致的乐章。

轻量级的演出,却取得了重磅的关注度。在这个影响力辐射深港澳的国际艺术舞台上,当晚的艺术展演共有30多支队伍。而这支成员来自全国各地的“竖笛+小提琴”演奏队,虽然不那么“声势浩大”,但短短两天排练出来的成果,却出乎意料地震撼了在场观众,博得了热烈的掌声。

  华夏文化艺术学校年度展演——明园学校孩子们正在竖笛演出

这些乐手们最大的刚刚小学毕业,最小的才7岁。他们分别来自吉林靠山、广东湛江文相、甘肃邵寨、湖南西莲、广西九同和广西八好等六所明园学校。而这个城乡孩子合作演出的机会,是来自中国宋庆龄基金会“明园慈善基金—2017明园学校竖笛艺术交流夏令营”中的一部分。

明园慈善基金,是由中国平安董事长兼CEO马明哲先生及其家人于2007年在中国宋庆龄基金会捐资设立的,至今已整整十年。十年的时间,可以培育一棵小树苗长成参天大树;十年的时间,也可以帮助偏远地区的乡村儿童种下爱心的种子。十年来,明园基金已累计投入资金近1500万元,在偏远农村地区援建了九所明园学校,并持续开展支教行动。2014年起,明园基金开始以竖笛音乐教学为切入点,组织明园学校开展艺术教学,促进孩子全面发展,形成“小而美”的教育精准扶贫特色。

“音乐没有国界,不分民族,它是一种特殊的美学与情感的教育,能让孩子们感受到爱与希望。我们希望能够通过竖笛,在孩子心中种下一颗温暖的种子,陪伴他们成长,待他们长大以后,他们会把这份爱和温暖传递给其他人。”明园基金理事长陈园表示,因为接触竖笛,乡村孩子获得了与城市孩子同样的成长机会。此次,明园基金举办了为期一周的竖笛夏令营,邀请了明园学校竖笛队伍的20名学生和6名教师代表参与。艺术演出仅为其中一个项目,还有更多文娱活动,让孩子们见识到乡村以外的广阔世界。

大多数乡村孩子,都是人生中第一次参加夏令营。其中,就包括了11岁的向珞滨和9岁的潘怡如。此前,他们从未站上过如此大的国际舞台,也不知道这个夏天会在深圳相遇。

拉近人心的竖笛

“你叫什么名字?喜欢玩什么呀?”刚到深圳,向珞滨便主动和身边的小朋友攀谈起来。

虽然,珞滨是许多人口中常常提到的“留守儿童”;但和他相处时,丝毫没有察觉到这个特定标签中所谓的内向与敏感特质。眼前这个11岁的小男孩,留着一头干净利落的小寸发,身着明园学校的白色T恤、简单的蓝色牛仔裤,反倒透露出一种“小大人”的机灵劲。

第一次来到深圳的珞滨,对周围一切都充满好奇。放暑假前,他还在1100多公里外的湖南张家界桑植县,就读于西莲明园学校四年级,与家里年迈的奶奶一同生活。

珞滨的学校,离县城有近4个小时的车程,大部分学生从三年级就开始住校。而他的家离校只有15分钟路程,是为数不多走读的学生。然而,他每年能见到父母的时间,却比其他住宿的同学更少。

爸爸在县城做物流,差不多半年回家一次;妈妈则在江苏,和爸爸处于长期分居的状态。小学一年级前,珞滨是跟着妈妈在江苏就读当地学校。之后,由于各种原因,珞滨又转回西莲,自此再也没见过妈妈。

珞滨也知道,异地的父母感情不好,有时会在电话里争吵。但作为孩子的他,似乎在回避着这种不愉快,甚至表现出“成熟”的一面。用他自己的话来说,闷了有朋友,难过时可以吹竖笛,有些事情变得不那么在意了。

“吹竖笛的时候我可很激动了,可以缓解心情!”说这句话时,珞滨的表情总会特别严肃,仿佛在说着一个能够证明自己独立、坚强的宣言。

  右一为向珞滨

因为竖笛,没有父母陪伴的珞滨,也可以过得快乐与充实。“我以前挺调皮的,自从学了竖笛就不太爱玩了,因为要花更多时间在吹竖笛上……”

去年,明园学校特招进来的竖笛老师,在每天放学后都会组织竖笛队,引导孩子们更好地学习竖笛。“这样的留守儿童太多了,既缺乏和父母的沟通,也很难有相应的心理辅导。”明园基金工作人员说,他们引入竖笛教育,正是希望音乐能寄托几分他们对父母的思念。

因为竖笛,曾经留过级的珞滨,还重拾了同龄人的集体荣誉与珍贵友谊。四年前,珞滨刚从江苏回西莲就读,面对新教材和教学,显得有点不适应。不得已留级一年的他,无奈和班上刚认识的好朋友分开。

今年5月,西莲明园学校组织竖笛队,准备从三到六年级中挑选演奏队员。这一次,珞滨终于能和比自己高一年级的老朋友重聚,彼此间还多了一个共同爱好。

这次竖笛夏令营,校长熊新平带来了三个学生,除了珞滨,另外两个学生正是他留级前的好朋友。今年夏天,他们一起拿着心爱的竖笛,登上同一个舞台,再次一起成长,见识外面世界的无限可能。

7月18日下午,珞滨和他的好朋友们,正在排练室里,为第二天的演出做着最后的彩排准备。一同前来的校长熊新平,摸着珞滨的头笑着说:“正因为他这种不怯生的聪明劲,才会被选来参加夏令营……”

当初竖笛队选人时,音乐老师挨个与家长沟通,珞滨的爸爸二话不说就决定让孩子参加。珞滨说,虽然爸爸因为工作忙,难以抽身回家,但最近两个月打回家的电话多了很多,竖笛已经成为父子间沟通的固定话题。

“他老问我竖笛吹得好不好,有没有不懂的地方,要及时请教老师。”珞滨也变得主动,常给爸爸打电话:“爸爸什么时候回来?还有不用给我买礼物哦,我有朋友、有玩具……”电波两头的声音,紧紧地拴着彼此的心。

往年暑假,珞滨只是去县城跟着爸爸,除了补习功课,就是一个人闲着玩电脑,日子总过得漫不经心。但今年暑假,短短一周的竖笛夏令营,珞滨不仅认识了许多新朋友,更在内心泛起了那么一层波澜。

夏令营返程的前一天晚上,明园学校的师生们与中国宋庆龄基金会和明园基金的工作人员、马明哲的家人等人,共享晚宴,交流与回顾这一周活动的点点滴滴。末了,校长熊新平带着西莲明园学校的几个学生,与众人道别,准备提前一晚返程。

一贯“成熟”如大人的珞滨,却出乎意料地湿润了眼眶,咬着嘴唇与朋友们挥挥手,暗暗许下约定:明年夏天,还要再见面。

打开心灵的舞台

和早早被挑中的珞滨不同,小两岁的潘怡如差点就失去参加夏令营的机会。

在排练队伍里,距珞滨一米不到的位置,有一个黑黑瘦瘦、扎着马尾辫的小女生,就是潘怡如。面对繁忙而紧凑的彩排,才9岁的她,并没有表现出这个年纪可能会出现的任何抱怨与娇气。

小小的她,一直专注着眼前的竖笛,仿佛眼前有着一个大大的世界。那种坚毅的眼神,让人感受到了一种超乎同龄人的倔强与傲气。

但她也有哭鼻子的时候。今年5月底,明园基金需要拍视频,验收竖笛队伍的成果。怡如所在的广西八好明园学校,除竖笛队合奏的展示外,还有四个单人独奏的机会。当时,得知自己没有被选上独奏的怡如,就没忍住眼泪,伤心了好一会儿。

“有竞争意识是好的,但我们也在引导,人都是要有挫折的嘛。”教导主任兼竖笛队领队陆桂景说,怡如后来知道了夏令营的事,表示想参加的愿望。当时,陆桂景便鼓励孩子,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去争取。

  正在认真排练的潘怡如

一直以来,怡如都是好好学生,凡事都认真、努力,总在考试中取得第一名。去年12月,八好明园学校挑选学生,组成了一支竖笛队伍,怡如便是14位队员的其中之一。那时,怡如第一次接触到了乐理知识,也学会了吹竖笛的基本功。每天,怡如都会随身携带竖笛,参与集体训练的同时,还会在空闲时间争取多练习。

潘怡如这种认真而好强的性格,也许是来自于她的家庭环境。

怡如的妈妈是八好明园学校的一名老师,家里还有一个三岁的弟弟,因为先天的身体原因,无法正常上学。不得已之下,怡如爸爸去年停工了一整年,在家做起“全职奶爸”。今年上半年,他在学校饭堂就近当起了厨师,下学期则准备到其他乡村学校去当老师。

虽然父母在村里都有稳定的工作,但对这个特殊的家庭,显然杯水车薪。八好的大多数孩子,也是因为家长外出打工,才得以一直无忧无虑地上学。

尽管如此,父母虽忙于工作、照顾弟弟,但很少给9岁的怡如压力。而这一切,怡如看在了眼里。在家里,她会吹笛子给妈妈听,博得妈妈一脸欣喜的微笑。放假时,她也会在家帮忙照顾弟弟,吹一些刚学会的曲子给他听。

“等弟弟以后长大了,我要教会他吹竖笛。”作为长女,怡如知道,除了吹一曲《世上只有妈妈好》之外,自己应该还能再努力做些什么,来证明自己的价值。

因为年纪还小,怡如并不明白该往哪个方向“努力”;但她十分肯定,努力才有收获。凭借这种努力,怡如最终选上了竖笛夏令营的一员,与另外两名拥有独奏表演机会的同学,一起跟着领队陆桂景老师,站上了深圳的舞台。

  在舞台上自信满满的明园竖笛队

“学习竖笛是一种快乐的感觉。”在怡如心中,自己站上更高的舞台,不仅是吹给全国观众听,更是吹给家里的爸妈、弟弟听,“我被选上来参与夏令营表演,他们都很开心!”

这个夏天,怡如从一个普通的乡村小学走出来,带着全家人的期许,登上了梦想的舞台。这一刻,她所有的努力,都融汇在竖笛曲里——《洋娃娃和小熊跳舞》。跳动的音符,动听的笛声,让怡如与其他城市的孩子没有什么不同,在这个华丽的千人剧场里绽放光彩。

7月19日晚,演出圆满落幕,但夏令营继续进行。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明园学校的孩子们还将参加一系列的文娱交流活动。

“竖笛夏令营之所以选择了深圳这个舞台,不仅能让乡村孩子走出来,见识这个世界的丰富多彩;更能让乡村孩子与城市孩子通过音乐对话,让民乐器与西洋乐器擦出不一样的新鲜火花。”明园基金工作人员如此表示,像怡如这样优秀的孩子还有很多,通过夏令营,孩子们才能快乐地打开自己,绽放出那颗充满好奇的赤诚之心。

确实,表演过后,怡如表现出了一份好奇心与不满足。“彩排交流时,听到别人吹了我不会的曲子,我想学!”怡如说的,是《龙的传人》。演出的圆满成功,让她卸下了一份紧张,带来了一份信心。临走前,她在后台偷偷地和城市的小朋友交流“秘笈”,正打算回去后自学,吹给家人听。

说不定,明年夏天的重聚,她会以新的曲子带来惊喜。

相关文章

每日推荐

精彩推送

  • 男子候车室当众猥亵同行女童 双手伸入裙子里却无人制止
  • 武汉夫妇地震中双双遇难 生死之际拼死护住女儿
  • 为你揭秘《战狼2》背后观众们不知道的那些事儿
  • 热门推荐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