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国际 >

史迪威的外孙回应“史迪威谋划刺杀蒋介石”一事

来源:短史记     时间:2017-11-22 12:18:37

图注:史迪威外孙伊斯特布鲁克(右一)

近日,史迪威的外孙伊斯特布鲁克(John.E.Easterbrook),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此回答“史迪威谋划刺杀蒋介石”一事:

“他是一个正直的军人,不是一个政客,是不可能做出刺杀这种事情的。”

伊斯特布鲁克并进一步解释:

“有可能罗斯福只是脑子里过了那么一下,只是那么一想一说,但是作为军人和下级,史迪威必须认真对待统帅的任何一个想法”。

言下之意,即使史迪威有过刺杀蒋介石的策划,也仅是奉罗斯福之命行事而已。

史迪威究竟有没有谋划过针对蒋介石的刺杀?

流传说法,与原始记录差异很大

1、“罗斯福命史迪威干掉蒋介石”之说的由来

梁敬錞所著《史迪威事件》

按照杨天石教授的说法,大陆最早谈及史迪威刺杀蒋介石阴谋的中文书籍,是台湾学者(商务印书馆,1973年)。

书中说:

“据(史)迪威助手多恩(Frank Dorn)上校述称,(史)迪威自开罗会议归过昆明,曾召密语,谓伊曾奉上官口头密令,欲以暗杀手段谋害蒋委员长,命其于一周内拟具暗杀方案数种密呈候择……呈经(史)迪威选择堕机一种……其后令终不至,案遂搁置”。

梁敬錞治史颇为严谨,并未凭空揣测所谓“上官”是谁,只是说:

“(史)迪威谋害长官未遂之罪,固堪发指,然伊究奉何人命令而竟出此,则尤耐人寻味也。”

迈克尔·沙勒所写的《美国十字军在中国(1938——1945)》

对于“刺蒋”一事的传播,起过更大作用的,是美国人一书(商务印书馆,1982年)。

该书称,罗斯福指示史迪威,“你如果无法与蒋相处,又不能把他撤换,那就一劳永逸地把他干掉算了。你明白我指的是什么,选派一个对你言听计从的人去执行吧。”作者还引用史迪威部将多恩的回忆,说“总统一直没有最后授权史迪威去实行这项暗杀”。在作者看来,“假如史迪威和多恩都是说的实话,那么这个应急计划本身足以说明,白宫不再把中国和蒋介石看作休戚与共的了。”

后来很多通俗历史读物中对罗斯福、史迪威策划刺杀蒋介石一事绘声绘色的描写,都是由此发挥而来。

2、罗斯福并未下令“刺蒋”

对比之后,不难发现,以上两种说法大相径庭。

哪一种才更接近真实呢?

且看史迪威日记和多恩回忆录的原文是怎么说的。

史迪威记录下了自己在开罗和罗斯福等人会面时的对话。

当时罗斯福问史迪威:“你以为蒋能维持多长时间?”史迪威回答:“局势很严重,日本人再来一次5月份的那种进攻就会把他推翻。”罗斯福说:“好吧,那么我们就该找另外一个人或一群人继续干下去。”史迪威说:“他们也许正在找我们。”罗斯福附和他说:“是的,他们会来找我们的。”

据这段记载,罗斯福非但没有主动除掉蒋介石的意思,反而担心蒋介石被推翻,导致中国崩溃,无法继续抗日。

多恩的回忆录《和史迪威一起走出缅甸》,是有关“刺蒋”一事最重要的信源。

多恩说,1943年12月,史迪威从开罗回到昆明后,告诉他:“我被命令准备一份暗杀蒋介石的计划”““这不是我的主意,它来自最高”。对于多恩设计,并命名为“蓝鲸行动”的坠机方案——在蒋介石的座机飞越驼峰时制造事故,史迪威表示同意,但又说:“我已经告诉过你,我必须等待来自高层的命令”,随后再无下文。

对于史迪威提及的所谓“最高”及“高层”,历史学者杨天石、齐锡生等都认为是暗指美国总统罗斯福。显然,多恩也会如此理解。

图注:1936年,史迪威在北京

多恩的回忆,真实性没有问题

1、多恩崇拜、感恩史迪威,不会污蔑老长官

研究“史迪威刺蒋”问题的学者,都曾对多恩回忆的真实性做出讨论。

认为多恩回忆不真实的宁志一

,“多恩作为一个级别较低的美国军人,回忆罗斯福有如此重大的决策,只是想搞点轰动效应,增加回忆录的卖点而已”,同时表示“希望中国学者能对中美关系史上有无这一事件作出进一步的分析研究。”

其实,多恩作为史迪威的重要助手,任中缅印战区美籍副参谋长,军衔为准将,并非低级军官。

袁成亮也认为“刺蒋”计划是出自多恩编造,但猜不出多恩这么做的理由。

他曾撰文表示自己的疑惑——“蒋介石退守台湾后,多恩出任美国驻台湾首席军事顾问,与蒋介石父子共事十余载,多恩为何编造这个故事令人回味。”

其实,多恩未曾在台湾任职,蒋介石对他极为厌恶。魏德迈继任中国战区参谋长,免去多恩所任职务后,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此人为史迪威军下第一骄横侮华之人,美竟撤去,则援华之诚意又进一步矣。”

相对来说,杨天石的推断最为合理

:“多恩是史迪威的部属,他没有必要也不可能编造关于他的老长官的谣言,其有关回忆应是真实的。”和史迪威一样,多恩蔑视中国的战时领袖和抗日将领,他被史迪威从上尉一路提拔为准将,不可能在一本旨在称赞史迪威的书中,说对老长官声誉不利的话。多恩会记下“刺蒋”一事,是因为他相信史迪威确实接到了来自“高层”的命令。

齐锡生对待多恩会议的态度最为谨慎。由于在罗斯福、史迪威等人档案中都找不到佐证,于是做出猜想

:“1、多恩无中生有,虚构故事;2、史迪威胆大妄为,欺蒙上级,自作主张;3、史迪威与罗斯福均为同谋,但是不在文字上留下任何痕迹;4、有关的历史资料确实存在,但是美国政府档案审查人员扣留一切有关文件至今。”齐锡生倾向于相信第2种可能。

2、史迪威曾让其他情报官员研究这一问题

史迪威曾阴谋“刺蒋”的另一个证据是:他在开罗会议前,已有过相关筹划。

原美国战略情报局(中央情报局前身)官员艾夫勒回忆,1943年8月~10月间,他曾被史迪威召到印度德里。史迪威对艾夫勒说,“如果美国想要按照逻辑顺序有条不紊地推进战争,那么久必须除掉蒋介石”。艾夫勒表示“能找到除掉蒋介石的办法”。史迪威还强调,“整个暗杀事件不能使人怀疑到艾夫勒本人及他的随从的头上来”。艾夫勒后来设计了狙击手暗杀、投毒等方案。至1944年,艾夫勒在缅甸告诉史迪威,他又有办法除掉蒋介石,史迪威回答,“他对此已另有想法,并且决定,在目前反对这样做。”此事最后不了了之。

如杨天石所言,史迪威给艾夫勒布置任务时,没有说命令来自某位“大人物”或更高层的领导,“刺蒋”当是史迪威的个人主张。此次“刺蒋”谋划,很可能是1943年10月史迪威在重庆听说蒋介石要将其解职的传闻后,做出的预防性或报复性举措。至于1944年“另有想法”,则可能与史迪威在马歇尔、罗斯福的支持下,即将从蒋介石手中取得全部中国军队指挥权有关(至最终时刻,才功亏一篑)。

图注:史迪威为蒋介石授勋

“刺蒋”确实是史迪威的想法

既然可以肯定多恩回忆属实,那么罗斯福究竟有没有给史迪威下过“刺蒋”命令呢?

目前几乎所有研究者都对此表示否定。理由大致有几点,一是开罗会议期间,通过互动,罗斯福对蒋介石颇有好感,也对儿子小罗斯福说:“目前在中国有谁能代替蒋的地位呢?根本就没有其他的领袖。蒋氏夫妇固然有很多短处,可是我们却不得不依靠他们。”其次,罗斯福很看重中国在战争中的作用,且觉得盟军没能如约反攻缅甸,有愧于中国,希望能在贷款等方面补偿中国。罗斯福并未怀疑蒋介石领导中国抗战的能力。

在和史迪威的谈话中,罗斯福表达的其实也是以上两点意思,希望史迪威做好“大使”,维护好中美关系。会谈结束后,史迪威对罗斯福充满怨念,说:“这家伙真是个大笨蛋。我的天哪,他真是可怕,让我们出来都呕吐了。光是呆呆地坐在那里,而却一事无成。”史迪威显然不是他外孙伊斯特布鲁克说的那样,心甘情愿地服从统帅。如此也就不必奇怪,为什么史迪威会“有意或无意”地“误读”罗斯福那番有关谁能替代蒋的问话了。

当然,在未穷尽所有资料的情况下,不能百分百断言罗斯福从未下达过“刺蒋”的命令。毕竟在冷战期间,美国确曾多次协助他国反对势力,推翻其国内领袖,如韩国总统李承晚、南越总统吴廷琰、菲律宾总统马克斯等。如一些学者推测的那样,“美国搞暗杀不是什么新鲜事,……如果罗斯福曾授意史迪威暗杀蒋介石也不无可能。”但如前所述,这种可能性极小,迄今未曾得到任何史料的支持。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作为史迪威的下属和崇拜者,多恩满怀感激之心在回忆史迪威,他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捏造材料陷史迪威于不利;史迪威痛恨蒋介石,欲将其除之而后快,这件事很难被否认。

图注:蒋介石和史迪威之间矛盾尖锐,但中印公路修成后,中国还是将其命名为“史迪威公路”,以示纪念

注释

宁志一:《罗斯福曾下令暗杀史迪威?》,《百年潮》2003年第8期;史迪威:《史迪威日记》,世界知识出版社1992年,第221页;杨天石:《史迪威假传罗斯福指示 策划暗杀蒋介石》,《江淮文史》2012年第1期;袁成亮:《中美关系史上一件“谜案”的历史考察——“罗斯福下令史迪威除掉蒋介石之说”辨析》,《安徽史学》2005年第6期;齐锡生:《剑拔弩张的盟友》,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年,第430、431页;陶涵:《蒋介石与现代中国的奋斗》,时报文化2010年,第290页;《胡佛曝罗斯福曾授意暗杀蒋介石 引学者热议》,中国新闻网2011年5月25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