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国际 >

日本自民党众议院选举中获得“大胜” 安倍有望执政到2021年

来源:     时间:2017-10-24 09:08:38

安倍有望执政到2021年,如果一切顺利,他将成为战后连续执政时间最长的日本首相。

日本自民党在22日举行的众议院选举中获得“大胜”。

执政的自民党和公明党

截至当地时间23日凌晨3时,日本第48届众议院选举的开票结果显示,

日本众议院选举仍有6个议席尚未完成开票,但其结果并不会影响选举大局。

截至记者发稿时,

安倍连任首相已成定局

这意味着安倍政府继续执政已成定局。

据共同社22日当天晚间在全国实施的出口调查显示,自民党获得额定议席数465个的过半数议席(233个以上),单独获得众院过半数议席已成定局,

随后报道证实,联合执政的自民党和公明党合计确保了“绝对稳定多数”的261个议席。其中,自民党单独确保了“稳定多数”的244个议席。上次日本众议院选举时(2014年12月),自公两党执政联盟共获得325个席位,超过众院三分之二以上。

2017年10月22日,日本东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自民党总部为展板上当选者的名字“贴花”。

目前开票结果显示,在众议院全部465个议席中,自民党赢得283个议席,单独过半数。自民党的执政盟党公明党获得29个议席。自民党和公明党执政联盟合计获得312个议席,超过众议院三分之二议席。

在野党方面,立宪民主党获得53个议席,很有可能一跃成为日本最大在野党。希望之党获得49个议席。此外,日本维新会获得9个议席,日本共产党获得12个议席,社民党仅获1个议席。另有23名独立候选人当选。

据日本媒体最新统计,本次众议院选举投票率仅为53.6%。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9月28日召集第194届临时国会的众议院全体会议,宣布正式解散国会众议院。

日本上次众议院选举于2014年12月举行。日本宪法和相关法律规定,众议员任期为4年,首相有权解散众议院,解散后须在40天内举行选举。

安倍预计将成

战后连续执政时间最长的日本首相

这次选举胜利再次证明安倍政治上的应变能力。

今年夏天他的支持率一度跌破30%,已经到了执政的危险线。但是他抓住朝鲜射导的机会,成功拉升了日本社会的危机感,使自己的支持率重回50%以上。接下来他又“乘胜追击”,解散众院提前举行大选,现在看来他“赌赢了”。

由于支持修宪的力量在众院远远超过2/3,安倍推动修宪大致“水到渠成”。不过日本民众反对修改和平宪法的意见很强大,安倍已经表示过保留宪法第九条、尤其是该条第二款“不保持军队”内容的意思,但要增加写明自卫队存在的新内容,也就是一些人总结的所谓“加宪但不修宪”。

选举的再次获胜使得安倍有望执政到2021年,如果一切顺利,他将成为战后连续执政时间最长的日本首相。

日本的政党斗争

安倍支持率的大起大落,竞选形势的快速变化,总体上显示了选民们的茫然,他们在这种时候似乎更容易受一些临时因素的影响。

日本的政党斗争十分复杂,

因为日本选民现在没的选,安倍和自民党的竞争对手太弱了,而且主要对手小池百合子还犯了选举策略的错误。

日本社会对国家的整体状态显然不满意,但安倍和自民党又在新选举中获得很大优势,这种矛盾被有的分析人士解释为:

在本月初日本NHK举办的众议院参选公示前的“党首论坛”上,安倍巧妙地将自己乔装打扮成“国民守护神”的模样,一方面大力渲染朝鲜核问题对日本安全构成的重大影响,另一方面拼命夹带修宪的私货。他从正面避开左翼政党,特别是日共、立民党对修改宪法的强烈批判,绕道外部安全问题,给国民制造“核恐慌”——朝鲜的火箭带着核弹头穿越日本国土,请问国民感觉如何?这是种声东击西的自我辩护策略。

而保守政党希望党方面,党首小池百合子在10月8日NHK“日曜讨论”节目中表示,她个人不会参选此次的众议院议员选举。小池此番表态旨在重申不会参选国会议员,即不去与安倍竞争相位。

……

重要的是,今天,安倍重新站住了脚,而且他似乎比选举前更加强势了。他将继续扮演日本政治领袖的角色。

不管日本选举细节曾经如何变化,

连任的安倍能带日本战略突破吗?

安倍将如何使用日本民众的授权呢?

日本政治上很可能将纠结于如何修宪或者说“加宪”上。但如果日本把是否将自卫队改名为“军队”和扩大它的行动权作为国家的“头等大事”,显然是没有找准日本最该下力的地方。日本的核心挑战不是安全,有美日同盟在,有谁能够攻击日本吗?朝核危机的确离日本不远,但是日本的担心总不该超过韩国和中国吧?

如果整个日本总是对国家安全忧心忡忡,那一定是集体误判,是受到某种重大误导的结果。

不能不说,从外部看,日本目前在政治上忙活的事情与这个国家的“战略突围”没多大关系,它们更像是在一个既有的、日本人并不满意的框框里面“瞎折腾”。

日本唯有在技术创新上重新站到发达经济体的最前列,在外交上突破虽然巩固了日美同盟,但却与中国陷入僵持“正负抵消”式的战略格局,才能全面焕发久受压抑的活力,重建日本面向全球的主动性。

说到中日关系,近年两国形成一定程度的相互消耗局面,结束这种消耗符合两国各自利益,但推动起来举步维艰。在安倍新的任期中,他是否能够致力于实质性改善中日关系,以及中方该如何影响他朝这一方向转,这对中日双方来说都关系重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