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图片 >

手工装裱:一招一式皆显匠心

来源:广西新闻网-当代生活报     时间:2017-11-16 13:00:07

现代机械发达,坚持纯手工装裱书画的作坊已寥寥无几

手工装裱:一招一式皆显匠心

现代机械发达 他仍坚持最传统的手工装裱(组图)

陈青云坚持慢工出细活。

核心提示

一个寻常周末的上午,南宁市一家古朴的手工作坊内,字画装裱师陈青云对着一张有些年头的国画,上上下下反复看了很多遍。每当这个时候,他就像一位侦探一般,力图要在一张几尺长宽的画面上找出那些令人难以察觉的“线索”——实际上,他这只是在遵循古法检验字画的纸质、墨色、颜料、印章。

从20多岁就开始跟随老匠人学习装裱技艺至今,陈青云已经进入装裱这个行当几十年了。尽管如今已是古稀之年,但陈青云仍坚持最传统的手工装裱。

1

学技艺:

喷一口水都得学上几个月

出生于1942年的陈青云今年已有75岁,上个世纪60年代,他就读于湖南师范学院学习美术专业。说来也怪,他对于字画的装裱和修复天生就有一种莫名的喜爱,得知同学的父亲恰好是一位装裱老匠人之后,他便吵着每个周末都要去老匠人那儿学习装裱的技巧。“送来一张纸皱皱巴巴的,经过师傅巧手修复之后,就像重新焕发了生命一样惊艳满堂。”陈青云对于这种由旧变新的过程很是好奇。

然而,跟着师傅学好一门技术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就拿喷水来说吧,就这个简单的技巧我都学了老长一段时间。”陈青云说,装裱字画的一个关键步骤就是要将画心(注:指需要装裱的原字画)反铺在干净的桌面上,再往画心背面喷水。那个时候,压根没有喷水器这个工具,所以喷水的过程全靠装裱师自己从嘴里喷出来。“喷水的目的就是为了让画心整体舒展容易刷平,而纸张大多柔弱轻薄,所以这一口水喷出去,不能多、不能少。”老匠人一辈子的绝学,单是从喷水这个技巧便能窥见一斑。嘴里饱含一口水、运足气,从左至右“噗”地连贯喷下去,头尾均匀还不断气。“而我们这些学徒不是一口喷过了,就是没能一次性喷完。”为了省心,陈青云还想过其他点子,找来毛巾湿水先把底润湿再往上覆盖画心。“事实证明,什么招数都没有传统的老技艺管用。”

就这样,陈青云边学习美术边跟着老匠人一起做字画装裱,自己也渐渐掌握了字画装裱的窍门。2001年退休以后,他辗转广东、福建、江苏、上海、北京等地寻访装裱匠人,领略到各种风格迥异的装裱手艺,恰在那时有人找上门来,希望他参与一项专门修复古经书的工作。“好几千本,走遍了灵隐寺、寒山寺等好多寺庙,无形中给自己积累了很多修复古字画的经验。”陈青云说。

现代机械发达 他仍坚持最传统的手工装裱(组图)

手工托心的过程。

2

修字画:

他用几天时间把三合板层层剥落

2009年,陈青云来到南宁之后被这座城市深深吸引,遂决定老两口就在这儿定居下来。“现在我已经成了半个南宁人了。”陈青云笑着说。

不过,刚来到这个地处亚热带的城市,陈青云对这里的气候特点还不太了解。“发现我装裱好的作品,过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起皱。”呆了好一段时间之后他才明白,原来南方城市气候湿润、湿度大,所以纸张容易起皱。不过,已经跟纸张、浆糊、笔墨打交道几十余年的他,早就熟知各地出产纸张的特点、吸水性的差异以及纸张的伸拉性,单单是上浆所采用的浆糊,他基本上一眼就能分辨出这是属于一级浆糊还是二级浆糊。不仅如此,他还自己研制秘方,在浆糊中浸入几味中草药材,这些添加了中草药材的浆糊上浆之后,可以对字画起到防虫、防蛀、防霉的作用。

渐渐地,很多人都知道南宁有这么一位装裱匠人,一些别家不太敢接的修复老字画的活,都要辗转前来找他。有一次,一名客人送来一幅在别处都被告知“搞不定”的古字,陈青云一看自己也犯了难。原来,这幅字收藏得较早,当时没有什么保护意识,就直接把字给贴到一块三合板上了,经过一些年月之后,这幅字已经牢牢贴在板子上,抠也抠不出来。

为了修复这幅古字,陈青云反反复复揣摩了很久,先整体把握了这幅字所用的纸张浆墨。随后,他心生一计,决定反其道而行之:将整块三合板浸泡到水中,待其完全湿透之后,再从三合板的背面开始一层层仿佛拨纱衣一样,一点点把三合板从原画心上剥开来。“整整花了好几天的时间。”陈青云总算是舒了一口长气。有的时候,修复字画还得自己填补,一些年份太久的古字画,送来的时候也许已经缺了头、少了尾,陈青云还需要根据原画所采用的纸质、绘画风格和技巧、色调等一点点将画填补齐。

现代机械发达 他仍坚持最传统的手工装裱(组图)

一幅需要修复的字画。

3

纯手工:

现代机器替代不了手工匠心

也正因为这种技艺精细得几近苛刻,因此它也是典型的慢工细活。这些年来,书画装裱行业开始采用机械工艺进行装裱,像陈青云这样坚持采用纯手工装裱书画的作坊,寥寥无几。

相邻的一位同行来到陈青云这里拜访,跟记者坦言他从事的装裱生意完全依靠机器。“就是采用薄膜热压或者胶膜复合的方法,将画心和装裱材料进行粘合。”同行说,这种方式省去了“贴墙”、“上秆”的过程,两三个小时就能完成一幅字画的装裱,这在传统手工技艺中那是完全不太可能的,“但是其神韵,所蕴含的艺术价值,那也是无法相提并论的。”陈青云说,古字画装裱修复技艺是一种中国传统手工技艺,用于古代书画珍品修复还原。这个过程就好像一个生命经过修复,得以不断地延伸下去,“而机械工艺则无法再进行二次修复。”

俗话说,三分看画、七分看裱。尽管现代机械提高了工作效率,但陈青云仍然钟情于手工装裱。每每面对一幅字画,他依然观察字画、托裱画心,再镶料、覆背……整个环节一丝不苟。“就好像我们中国的传统文艺世代相传一样,字画装裱也是一门技艺,令我们的书画珍品重焕生命、传递下去。”陈青云说。

现代机械发达 他仍坚持最传统的手工装裱(组图)

字画修复好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