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图片 >

广州显首家24小时不打烊书店

来源:南方日报     时间:2017-11-02 11:09:42

广州购书中心天津店将成为当地最大的复合型业态书店之一。 资料图片

广州购书中心素有"神州第一书城"的美誉。

在广州首家24小时不打烊书店1200bookshop,每天深夜仍有不少市民前来阅读。

今年10月,实体书店迎来了一波久违的“开店潮”。10月12日,广州购书中心带着23年的文化积淀,首次走出广东落户天津,进入试营业阶段,新店面积约5000平方米,将成为当地最大的复合型业态书店之一;15日,全国最早一批的独立书店西西弗第100家店在天津开业,该书店今年新开分店数量已超30家,比去年全年还多;28日,深圳规模最大的民营书店友谊书城旗下的“覔书店”品牌第6家分店开门迎客,书店面积超过以往……

在追求规模和品牌效应的同时,这些新开的实体书店各有特色,在经营书籍之外往往融合餐饮、文创等复合型业态,强调设计、氛围和体验,大多有阅读相关活动计划,成为推动城市全民阅读的重要力量。南方日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实体书店再度回暖已引起全国各地文化界人士的普遍关注。

聚焦

“云山珠水”变身“沉浸式”艺术生活空间

广州购书中心被誉为“神州第一书城”,此次在天津开分店,是该中心旗下第一家省外新型书店,同时也是省内国营书店实现跨省开分店的首例,实现了本土知名文化品牌面向全国、推动文化产业改革创新的有益尝试。

广州购书中心总经理白宜纳告诉南方日报记者,今年1月,广州购书中心有限公司与广东天河城集团有限公司正式签订天津分店的项目合作协议,在当地和平区某商业中心打造新型综合性书店。经过短短9个多月的筹备,天津分店进入试营业阶段,将于本月正式开业。

“我们希望为天津市民打造一个具有独特魅力、兼具包容性、时尚感和艺术性的城市文化生活空间。”白宜纳介绍,在高颜值书店开了一家又一家的今天,天津店拼的是空间感和舒适感,立求为读者打造“沉浸式”的艺术生活空间,成为天津市内又一处文化新地标。

进入书店,高低起伏的几何曲线入口,流动的形态源自“云山珠水”的岭南地理文化形象。岭南庭园式的布局艺术,打破了书店传统的室内空间框架:形如榕树树冠的休闲区,宛如木棉花瓣的阅读区,树状设计的儿童区,以及开放流畅、极简线条勾勒出的演讲区……书店的整体设计对岭南传统意象、人文理念的提取,无不令人称赞。

天津分店总经理陈炜晨表示,天津分店面积约5000平方米,将成为当地最大的复合型业态书店之一,在规模和创新水平上都有优势。论规模,天津分店融合图书、创意文化、主题餐厅、亲子体验等多种文化休闲业态于一体;论创新,天津分店不仅经营的图书品类达到2.5万种,同时也会经常举行国内外文化名家讲座、社群文化交流及文化艺术展览等丰富多样的配套人文活动。

为何有底气跨省开店?白宜纳将原因归之于广州购书中心经历了2年多的转型升级,其经验可实现“异地复制”。

2015年,广州购书中心完成综合性文化消费的升级改造,提出建设“智慧书城”,并首创“城市文化生活中心”的经营理念。“在转型升级后,购书中心不再是单一的图书卖场,形成主业经营全品类、精品化与多种经营、休闲服务互为配套、‘店商+电商+微商’三位一体多渠道运营的崭新经营格局。”在白宜纳看来,凭借经营思路的调整,图书行业整体市场受网店冲击的形势正在扭转之中,尽管图书销售盈利情况还有待提高,但多元文化消费的比例正在逐步提升,这说明“城市文化生活中心”这一经营定位是契合现代人们的文化消费需求的,这是一条实体书店转型发展的新路子。

天津分店是广购的第三家分店。“近几年全国实体书店经营状况延续回暖态势,我们还会继续走出去开店。目前广购佛山店已在紧密筹备中,作为一家概念店,将在不久之后以新式城市文化消费空间的形象与大家见面。”白宜纳说。

转型

书店新生:场景化呈现书中生活方式

除了广州购书中心,今年以来,北京市新华书店花市24小时书店、成都新华文轩新品牌书店“文轩BOOKS”等一批新华系书店陆续开业,迎来“华丽转身”;广州方所书店、言几又书店、贵州西西弗等品牌民营书店在全国范围的开拓步伐持续加快,他们无一例外都从单纯的图书销售,转为包含讲座、餐饮等社交功能的复合式经营单位。

“你可以通过图书,让书店与人以及城市的方方面面发生联系。”广州首家24小时不打烊书店1200bookshop店主刘二囍坦言,1200bookshop以“书+咖啡+文化活动”的经营模式,吸引更多的读者或顾客,这是在互联网冲击下,实体书店不得不进行的转型求生之路。“如果仅仅只卖书籍,即使降低租金,实体书店在书籍价格上也拼不过电商。”刘二囍说。

实体书店复合经营带来一个显著的变化是,图书销售收入将不再成为一家书店单一或关键的收入来源。“主业是书还是商品”的质问声音这两年也在逐渐减少,对于大众而言,书店变身为一个阅读、体验、学习乃至社交休闲空间,已经是非常自然的事。

南方日报记者了解到,目前言几又书店的图书销售在总利润的占比降到40%左右,未来可能进一步降到20%,最大收益则是文创产品和咖啡的收入。广州购书中心有关负责人透露,图书与多元商品的销售比例逐步接近,而在三年前,图书销售比例则在八成以上。

广州学而优书店近年来不仅引进了咖啡馆,还开始进入儿童美术教育,这在创办人陈定方看来也是书店文化功能的扩大。“我会用最大的努力把图书这一块做好,也希望有别的东西加进来,其实这是延伸了书的深度和广度。”经过重重努力,学而优经营状况日益好转。“实体书店处于各种转型的回归期,发展形势乐观。”陈定方表示。

除了经营模式的多元化,更多书店则是与商业地产、大型社区结合。

成立于1993年的西西弗书店近5年开始大举扩张,去年新开31家店,今年则对外宣称“要开42家”,目前店铺数量达到100家。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西西弗副总经理田宾表示,书店的发展模式主要是依靠购物广场和大型商场,“书店的利润很薄,能给的租金不多,但我们很清楚自己的价值在哪,能给一家商场带来什么,比如书店的人气往往会带高周边的租金,这也是商场愿意扶持、引进书店的原因之一。”田宾说。

与西西弗不同的是,唐宁书店则走了另外一条道路——把书店开进社区。“去年唐宁书店关掉开了8年的中信店,专心经营唐宁广粤天地店。因为唐宁的定位发生了变化,要进入社区,成为基于阅读的生活方式体验店。”昊达生活方式研究院院长、唐宁书店联合创始人费勇深有感慨地说,“我深信书店可以改变我们生活的‘质地’。”

费勇还透露,唐宁书店已与万科达成合作,将在番禺地块开设唐宁分店。“我们会尝试颠覆性的东西,会让你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书店,里面有服装、餐饮、旅行课程,但又不是简单的结合,所有东西都是从书里延伸出来的,本质上不会离开书本。”费勇认为,人始终要回归场景中生活,把书中的生活方式用场景化的方式呈现,将为书店带来又一次“新生”。

展望

从社区课堂到城市“文化管家”

广东省新闻出版广电局有关负责人介绍,广东目前实体书店共有3800多家,其中民营书店占80%以上。“数量和往年相比变化不大,但是书店整体质量有所提升,新开的书店大多设计美观、文化氛围浓厚,既是阅读的场所,也是文化交流的平台,尤其是一些品牌书店开设新店的面积更大、功能更完善、业态更丰富。”这一说法也在数据中得到验证,根据全国出版物发行单位年度核验报告,2016年,全国1000平方米以上的实体书店共有820个,比上年增长4.2%,广东共有63家,列全国第五。

事实上,多家品牌连锁店今年新开的书店面积都不小。今年10月28日,深圳友谊书城旗下“覔书店”品牌第6家店开业,总面积超过2000平方米。值得一提的是,在寸土寸金紧邻前海的购物中心里,这家书店设置了300个公共阅读区免费座位,引发广泛关注。

“我希望我们的书店随时都能让人坐下来,安静地阅读,希望书店能为推动全民阅读、提升城市文化建设发挥作用,让阅读和文化带给我们更多想象。”友谊书城总经理龚县流说。在他看来,文化习惯的培养需要过程,也需要载体。实体书店正在变成一种生活方式、一种有默契的文化场所、一个读书人的圈子,能够引领全民阅读。

在技术、知识日新月异的时期,知识的学习需要靠自学。费勇则看到,未来书店在社区里面会成为课堂,给个人的发展提供机会。他表示:“书店应该是知识经济时代的载体,为社区的人们提供知识服务,提供学校课堂学不到的东西。”

业内人士分析,目前书店的主流顾客人群以“80后”“90后”人群为主,在未来,书店将成为具有人文精神、人文关怀的公共空间和流动型学习场地。

据南京先锋书店创始人钱小华判断,实体书店不但不会消亡,而且会继续转型升级。钱小华说:“书店实际上已经成为了城市的一处公共景观、社会景观和记忆景观,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甚至可以说,一个城市可以因书店而闻名。”他预测,书店将有更大的发挥空间,“在不久的未来,书店将进入‘书咖时代’。书店在数量上也将和咖啡连锁店一样,遍布各地,到处都能看到温暖的‘书光’;书店也可能作为‘文化管家’,为很多写字楼、公司、银行设计、构建一个用于沟通、交流、碰撞思想的公共空间,甚至发展为‘共享书店’,就如同当下的共享单车一样盛行。”

对钱小华的观点,刘二囍也感同身受。前段时间,他在参观日本茑屋书店时发现,茑屋书店在日本有1400家分店,但其中真正的书店只有140家,其余分店是沿用了茑屋书店的品牌。不仅如此,书店还可以和家电等行业融合发展,进行跨品牌合作,这让他惊讶不已。刘二囍认为,书店未来还有更多的可能性。

“找书、找资料可以通过网络,但滋养个人与城市的气质,不能缺少实体书店。”《行走的书话》作者沈胜衣指出,实体书店无论如何转型,都不可脱离“书”和“店”二字,以“书”为核心,哪怕它不占营业额主要部分,它也必须是“店”,即能起到广泛传播作用又能良性运营的公众场所。

业内人士认为,无论怎么变,实体书店始终是一座城市的“精神高地”和“文化地标”,这样的文化定位将长期不变。

文化圆桌

当我们谈论“理想书店”,我们在谈些什么?

经营好一家书店,就像是一个人需要两条腿才能走好路,这指的是一定要有平衡。当我们选择书店跨界经营的时候,自己一定要有信心经营好书店核心业务。只有把自己最核心的东西做好,才有可能再去把其他副业的东西一起做好。

对于阅读和推广知识,作为现代书店已经承担了知识服务的角色,在未来更是知识交流的平台。我认为作为书店经营者一定要很清楚这个角色,也要有信心面对未来。要相信自己的选择,也要相信阅读是一辈子的事情。

如今城市里有很多时髦的现代书店,我也希望有更多书店创业者能深入到广大城乡地区,改造更多的空间,服务更多的读者。

——廖美立(方所书店总顾问)

书店本身承载了文化的载体,如果在一个城市里有那么一些影响力大、有历史、喜欢阅读的人经常去的书店,不光是看书,也可以在这里参加相关文化活动,书店有这么一个文化纽带作用,我认为它就是文化地标。就像诚品之于中国台北,茑屋之于日本东京……这些文化符号已成为大家第一时间想到的城市品牌。

未来书店会很高级,大家不仅可以阅读,还可以在这里进行社交活动。我们言几又正在往这方面努力。在强调设计环境时,我们还希望在书店里融入更多的生活元素,比如咖啡馆、餐厅、文创、艺术等,以后还有精品超市,但一定要和生活发生联系。因为阅读本身就是生活的一部分,书店不仅仅是卖书的场所,更是一种生活方式。

——但捷(言几又创始人)

爱买书的人,不只是选书、拿到手这么简单,他喜欢到书店去,在书店的气味儿里,走进很多架子和台子里面,东摸摸、西看看,何况一本书常常拿到手里翻翻才确切地知道自己会不会读它。逛书店于我们而言很可能是种生活习惯。互联网便捷的另一面,是不解风情,什么都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也未必就是最好的选择。

买书和爱情一样,都是追求体验的。有的人喜欢经历完整的过程,对他们而言,专程到书店去买书和去超市买瓶酱油,真不一样。实体书店的意义,是给我们虚拟平台给不了的体验和心理暗示,长期缓慢有长期缓慢的乐趣。

——贾行家(作家)

我是做出版出身,之所以成为今天的我完全受益于阅读,受益于图书。我期待将国民“从餐桌拉向书桌”,“为读者找到好书,为好书发现读者”。同样,我也期望在实体书店中有您阅读的身影,或许您能成为最佳的形象代言,去影响更多为生活匆忙奔波而将书本遗弃的人重拾阅读。

当AlphaGo战胜了世界顶尖的围棋高手,我看到人工智能在向我们招手。随着科技的发展,毋容置疑未来很多岗位会被机器替代。那个时候我们如何在社会上立足?我想,最终还是依靠思想和知识。我们没法选择出身,没法选择时代,但我们可以选择阅读。

——李国庆(当当网CEO)

书,在未来30年的发展趋势一定是电子化和数字化。这一点,不论我们主观是否接受,这都是正在发生的必然趋势,纸质书在未来必将像古代的竹帛和羊皮卷一样。

那实体书店是不是就没有价值了呢?先问一个问题:实体书店是干什么的?只是为了像杂货铺一样卖书这种商品吗?如果说一本书只是一件商品,那这就是对书的侮辱。书,是作者某段智慧的浓缩结晶。所以,书真正有价值的不是商品价值,而是思维价值。而思维价值除了作者的,还有读者的。因此,书店的意义,应该也在于这种思维价值。一个书店老板,对于每本书的研究、理解和智慧,我相信这是独一无二的,未来的书店就是一个凝聚阅读爱好者的文化社区。

——万卷书之旅(知乎网友)

我不相信书店只是卖书的地方,我们认为它的意义远不止于此。在巴西,我们有18家门店,5家在圣保罗,平均每天会有11场活动,比如文化美食活动或者是儿童的故事会、签售会、文化课程以及阅读会,还举办各种演唱会等等。通过这样的方法我们可以塑造书店所在的城市。

互联网带给实体书店的不只是压力,同样也有机会。书店管理者应该利用互联网更好地发展实体书店。书店必须面向未来找到提供独特内容的所在,要帮助读者和门户找到他们所需要的内容,这就是一切的关键所在。

——法比欧·赫兹(巴西文化书店董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