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头条 >

上哪能给孩子找一所安全的幼儿园?

来源:     时间:2017-11-28 13:26:17

继上海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之后,北京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事件再一次刷屏朋友圈,幼儿园老师给幼童扎针、喂药等诸多令人揪心的细节,抛出了一个社会之问:上哪能给孩子找一所安全的幼儿园?

除了上海携程亲子园、北京红黄蓝幼儿园这两起性质恶劣的虐童事件之外,近年来河北、广东、广西、福建、黑龙江等地媒体陆续曝光了多起幼儿园老师体罚、虐打幼童的新闻。据统计,2013—2015三年时间里,全国各地被曝光的此类案件就有968起,受害儿童超过1790人。2016年,日均更是达到了0.95起。如果说五年前的浙江温岭虐童事件,舆论的注意力还集中在虐童老师个人品德上面,摆在眼前的这些案例和数据,告诉我们一个不能回避的事实:社会提供给学前儿童的幼儿教育谈不上优质,甚至可以说是远远不及格。学前教育资源,是一笔巨大的“社会欠账”。

首先,幼儿园的学位僧多粥少。在很多地方幼儿园的学位一位难求,某些地方幼儿园招生家长提前几天排队的场面,堪比楼市开盘抢房。幼儿园在数量上的缺口,让家长没什么可选择的余地。对大多数学前儿童的家长而言,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孩子送进幼儿园,哪里还有力气去计较幼儿园的办学质量?

其次,幼儿园的办学质量良莠不齐。据统计,2015年我国共有22.37万所幼儿园,其中民办幼儿园14.64万所,占比65.4%。由于具有优良办学传统的公办幼儿园数量有限,占比2/3的民办幼儿园供应了大多数学前儿童的上学需求。民办幼儿园存在着资质不合格、师资水平不达标、管理混乱等诸多原生弊病,是不争的事实。以这回涉事的北京管庄红黄蓝幼儿园为例,它背后是中国第一家独立上市的学前教育企业,旗下拥有1300多家亲子园和近500家幼儿园,市值超过7.66亿美元。 这并非红黄蓝第一次被曝光虐童事件,国内资本实力最雄厚、规模最大的学前教育企业尚且如此,民办幼儿园的整体办学质量实在难以让人放心。

再次,幼儿园教师队伍鱼龙混渣,师资水平堪忧。有调查表明,目前幼教职工缺口是248.8万人,而这几乎是中国学前教育专业学生11年的总和。专业人才的供不应求,客观上留白“滥竽充数”的空间。据统计,2015年全国拥有幼教资格证的在职教师占比为61%,持非幼教教师资格证的占比为17%,而无证教师占比则达到22%。那些没有从业资格证、没受过规范岗前培训的人员充斥在幼师队伍之中,其中难免会有些道德品质败坏的不良份子,对学前教育的贻害可想而知。

由此可知,多地爆发的幼儿园虐童事件,不过是学前教育资源欠账酿出的苦果。这既有教育事业顶层设计不合理、专业人才培养落后等宏观因素,还有职能部门监管不到位、从业企业在逐利思维主导下粗放扩张等具体问题。想要“摆平”这笔欠账,必需从根本着手,给予学前教育足够的重视。

教育服务是带有公共性质的产品,如果市场解决不了问题,就应该由政府来解决。一方面,不妨借鉴九年义务教育的普及经验,加大资源和成本的投入,扩大公办幼儿园的规模,加快人才培养的步伐,配备足够的师资力量,填补学前教育的规模缺口;另一方面,对于规模巨大的民办幼儿园,职能部门加强监管,细化运营规则,规范办学模式,该淘汰的淘汰,能转型的引导转型。

是时候归还学前教育的“欠账”了,只有补齐办学规模的数量账,还清办学水平的质量账,才能还孩子们一所安全的幼儿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