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热点 >

“队托儿”?30元排队3小时

来源:新京报     时间:2017-12-12 15:33:43

11月19日,“带队”组织“队托儿”在三里屯一家快闪店排队。

9月5日,“队托儿”在集合时进行“签到”。

为了提高人气,“雇托儿”成了一些店铺自我宣传的“歪点子”。知名餐饮品牌喜茶和鲍师傅也曾卷入过“雇人排队”的风波。

8月至11月,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雇托儿”的不只是街边小吃店,IT发布会、快闪店、金融讲座甚至英语培训行业都充斥着“托儿”的身影。北京的“排队市场”已经形成了一条从“队托儿”、“带队”、营销公司到客户的灰色产业链。

“雇托儿排队行为对其他商家是一种不正当竞争,虚构了销售火爆的事实,也误导了消费者,对此《反不正当竞争法》、《广告法》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均有相关规定。”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主任、北京市消费者协会法律顾问邱宝昌告诉记者。

北京市京伦律师事务所律师杨光表示,商家雇用“排队托儿”是采取一种非正当的手段吸引消费者消费,会对社会的公平竞争产生潜在影响,涉嫌欺诈。

记者体验假排队

“带队”领着“队托儿”充场

在排队充场产业链中,有需求的商家会寻找承接此类业务的营销公司或公关公司,这些公司则会雇用或派出“活动执行”,让他们带领“队托儿”参加充场活动,直到做完结款。小秦就扮演了连接商家和“队托儿”的中间人的角色,在圈内被称为“带队”。

接到工作后,“带队”的第一件事是在网上招募“队托儿”。11月18日,小秦通过微信群发器向多个北京本地微信兼职群发送了以下信息:“三里屯快闪店充场,招募50名年轻靓丽男女,11月19日15点之前团结湖地铁站A口集合。”

新京报记者报名联系了小秦,随后被拉入了一个总人数50人的报名微信群。11月19日下午2点20分,记者来到团结湖地铁站A口,已有不少“队托儿”在等待。小秦对每个人进行“签到”,记者被拉入了一个30人规模的“签到群”。原来这次充场30人就够,招募人数多写是为了防止有人“放鸽子”。

2点50分,“带队”清点完人数,就带着“队托儿”们到达三里屯太古里北区一家快闪体验店。快闪店主要是为了推广一款智能音箱产品。

此时,快闪店门口已经排起队。根据小秦在网上发布的招募信息,在这之前的两天内,他为这家体验店招募了三批“队托儿”,每批约30人。

小秦没有将“队托儿”直接拉进体验店排队的队伍中,而是找到了一处较为僻静的地方。在和商家确定好人数后,小秦的同事把快闪店的微信链接发到了“签到群”里,要求所有人填一下。随后,小秦叫填写完毕的5名“队托儿”加入到快闪店排队的队伍中。

此时,队伍的长度在15人左右。小秦对排队队伍的掌控很有讲究,加入5人后,队伍的长度刚好到达快闪店排队隔离栏的末尾,这样既可以引起路人的注意,又不至于让想要加入的人因为队伍太长而放弃排队。

每隔30分钟,之前已经排过队的“队托儿”会从快闪店出来,小秦就会适时加入新鲜面孔。更多的时候,小秦会根据队伍人数的多少适时向其中加入“队托儿”。为了防止被路人发现,已经排过队的“托儿”到一旁休息,一两个小时后再加入队伍。

这个队伍确实引起了路人的注意。当记者加入队伍中时,有不少路过的行人向站在队尾的记者打听“这排的是什么啊?”有的路人因此被吸引来排队。

小秦的同事还叮嘱“队托儿”,“排队排得松散点,显得队伍长,休息也可以多休息一会儿。”

从上午10时20分开始,一直持续到约19:00,小秦这天组织的排队,上下午两批“队托儿”分别工作了4、5个小时。结束后,小秦通过手机向“队托儿”们转账了40元作为报酬。

营销公司接充场业务

公司赚差价,30块钱就能雇来人

雇用“带队”,连接商家和“队托儿”的,是一些传媒公司。

例如,北京一元时代官方网站介绍称,其“拥有5年1000多场大小活动充场经验,储备了雄厚的充场资源”,业务范围包括“会议充场、讲座充场、粉丝充场、饭店充场”等。

8月30日,记者联系一元时代时,该公司表示其“上星期刚刚在长楹天街给一家奶酪店做了充场。”可以通过让“托儿”购买产品再悄悄把产品退回的方式提供“排队服务”。

“其实不少公司都有这项业务。”供职于一家文化传播公司、承接“队托儿”业务的赵小七说。

赵小七的公司位于朝阳区一栋居民楼中,80平米的房间内放置了十几台电脑,每台电脑同时至少有十几个微信窗口在闪烁。赵小七说,接到客户的需求后,会和同事将这些兼职信息发送到数千个微信群中。过不了多久,“队托儿”们就会看到信息,赵小七手下的“带队”则会接到“队托儿”们的报名短信以及咨询电话。

赚取中间差价是这类营销公司承接充场业务的主要盈利方式。

赵小七曾给一家糕点店排队造势。他安排了20个人全天在糕点店排队,另外有10人做轮换。客户向他支付了每人150元共计4500元的费用,他以每人80元的价格就雇到了足够的“队托儿”,赚了2100元差价。

“排队的活儿,我们的行情价格是白天一天150元,3个小时80元。但现在一般3小时给30块钱就能雇来人,这样能赚一半。”赵小七说。

目前,赵小七给手下的“带队”每天120元到150元不等的保底工资。雇主给赵小七的“策划费”,他一般会和“带队”三七开,带队可以拿这部分佣金的30%。

“带队”都会特别嘱咐“队托儿”们不要说漏嘴。9月5日,记者参加了一场在诺金酒店里举行的某品牌眼镜新品发布会的充场,“带队”一直强调,“别让人看出来。有人问,千万不能说自己是来充场的。如果有人暴露,会连累我们所有人都没工资。”

误导消费者投资人

律师称假排队涉嫌违法 记者发现,“雇托儿”业务在餐饮、影视和IT等多个行业需求火爆,刚开张的新店和各类发布会是“雇托儿”最多的地方。

9月6日,记者参加了一场IT发布会的充场活动,组织者号称要招募200人前来充场。记者到达发布会现场时发现,该发布会一共只有318个座位,这意味着超过半数来发布会就座的是雇来的“队托儿”。

“队托儿”来该发布会充场的工资是30元,而这场发布会的票价为1500元。

招募记者的“带队”表示,“这场发布会的主办方邀请了不少知名人士,其中一些人是潜在的投资者。当投资人看到这场会议的票价这么贵却依然座无虚席,当然会对主办方青眼有加,之后也就很有可能继续支持主办方了。”

“排队营销不一定是给消费者看的。”品牌营销专家路胜贞认为,以一些网红奶茶店、糕点店为例,雇人排队增加人气,也可以增加潜在的加盟机会,让更多的人加盟他们的品牌。

“事实上,这种行为涉嫌违法。”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主任、北京市消费者协会法律顾问邱宝昌告诉记者,“商家出于营销考虑,希望造出人气高的场面,本意无可厚非,但如果是雇人排队,就是虚构交易,给消费者传达一种假象,进而误导消费。”

11月4日,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经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2018年1月1日起施行。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规定,经营者不得通过组织虚假交易等方式,帮助其他经营者进行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

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柴永林也表示,此行为属于违法行为,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16条的相关规定,经营者向消费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应当恪守社会公德,诚信经营,保障消费者的合法权益。雇托儿的行为是采用欺诈方式,使消费者误认为该商家物美价廉,购者云集,从而误导消费者消费。另据消法第五十五条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三倍。

北京市京伦律师事务所律师杨光表示,商家雇用“排队托儿”是采取一种非正当的手段吸引消费者消费,会对社会的公平竞争产生潜在影响,涉嫌欺诈。

但他同时认为,法律实践中,这类行为在证据层面的认定很困难,因为欺诈的确认涉及客观行为对主观上的影响,即排队是否足以影响消费者的判断,从而做出消费的决定,这一认定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实践中法官对这一行为的裁量权限很大。

据媒体报道,2016年,武昌户部巷曾曝出有小吃店花钱雇托儿,遭当地工商所调查,小吃店主表示因其他商户都请“排队托儿”,他们为了竞争才出此下策。当地工商部门的处理方式是“约谈负责人,责令改正。若仍有这类现象,将向上级汇报后,立案调查。”

2017年,成都春熙路一家小吃店同样花钱雇托儿,成都市该辖区市场监管局执法人员对商家进行了“合法经营、诚信经营教育”。

在中国消法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看来,这类行为的证据落实和具体执法都具有一定困难,但不能听之任之。相关部门应将之视为恶意竞争、欺诈消费者、扰乱正常商业秩序的行为,予以及时打击,倒逼商家遵循市场规则。(记者 罗亦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