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热点 >

江歌案杀人嫌犯陈世峰,“影子一样的人”:要强的反面是自卑

来源:每日人物     时间:2017-12-11 13:03:50

相识多年,张淇这样理解陈世峰行事的逻辑——貌似很帅的男生,其实很穷,要强的反面是很自卑。

东京都板桥区高岛平二丁目,银杏叶已落满街道。

这是江歌案的关键地点。几平方公里的范围内,有陈世峰和刘鑫一起住过的房子、他们就读的大东文化大学、案发前刘鑫打工的拉面店。

在拉面店外,这对旧日情侣,多次纠缠未果。11月3日凌晨,25岁的陈世峰在13公里外的中野区,用一柄19.5厘米长的水果刀杀死了刘鑫的室友——24岁的江歌。

杀人后,他回到家,试图洗净沾血的衣物,营造自己的不在场证明。但这一切都被证明无用——警方仍在衣物里检测出了与江歌DNA一致的附着物,街道上的摄像头也拍到了他穿着深色夹克、白衬衣,背书包和戴口罩的样子。

11日上午10点,在命案发生403天后,案件将在东京地方法院的426号法庭开庭。庭上除3个法官外,还会有5个陪审员。

6天的审理结束后,在12月20日下午,他将在813号法庭迎来最后的宣判。

“影子一样的人”

10日上午10点,在东京浅草公会堂的媒体见面会上,江秋莲一身黑衣,绞着一双手,在一排镜头前坐下,形容憔悴,眉头紧锁。

多数媒体都关心被告陈世峰的信息,抛出一串问题: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的律师是谁?他的父母是否和你有过联络?

江秋莲反问回去:“我去联络他的原因是什么?我是受害方。我不知道这个法律程序,还需要受害者去求着加害者吗?”

10日上午10点,江歌母亲在东京浅草公会堂的媒体见面会 图 / 视觉中国

一年多来,一名华人志愿者一直在协助江秋莲处理日本事务。他形容,陈世峰是“影子一样的人”。

案发后,江秋莲其实曾试图联络过陈世峰的家人,却发现无从下手:陈世峰的父母,一年多来从未发声;陈世峰的日本辩护律师称,他目前也不便接受采访。

陈世峰的大学老师张淇(化名)告诉每日人物,有一位叫永井登纪子的日本老太太在帮助陈世峰处理官司。

这位70多岁的日本老人,是陈世峰口中的“日本妈妈”。案发后,永井为他办了退租,还多次去探监。明天的庭审,她也会出席。

“他想要混出个人模人样”

关于陈世峰在命案前的生活,他在华侨大学关系最要好的老师张淇给了两个关键词,“很穷”,“很要强”。

那时张淇是华侨大学华文学院的副院长,她对这名学生最初的好感,不是来自成绩,而是因为“他特别会和老师相处,会帮忙做事,且长相有模有样”。

张淇不是唯一一个持这种观点的熟人。有同学记得,陈世峰在学生会参加活动积极,讨老师喜欢,甚至认了某些老师做干父母。

陈世峰身上有那种来自底层的清醒与自知——比起面子,活下去更重要。张淇说:“我可以看得出来,他一直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我不愿意用上进这个词形容他,他想要混出个人模人样。”

大学时,他交了外国的好朋友,努力学英语。

毕业那年,本可以考硕士,但家里没钱,他就去泰国做了两年志愿者。回国后,找工作无望,他又找到了张淇,说自己想去日本,求老师帮忙,“老师,我现在连买一盒点心(来拜访你)的钱都没有,但是我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他那种近乎哀求的语气,让张淇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

“他知道你有关系可以帮到他,他没有钱,他就会一直求你。其实他心里可能很不愿意,或者很委屈,但是他就是会求,让你感动。我都经不起他求。有多少学生条件不好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别人没有这种劲儿。”

陈世峰在泰国做过志愿者 图 / 网络

张淇之后,他抓住的另一个关键人物就是永井登纪子。

2012年,这位退休的日本老太太到华侨大学学中文,陈世峰被张淇引荐,成为她的中文老师,两人就此相识。

2015年,陈世峰到了东京,永井帮他在这里站稳了脚跟。陈世峰申请大学时,是永井帮他找的老师;交不起学费,是永井借了他一百多万日元,还为他担保租了房子。

在陈世峰考上研究生后,永井请他和他的朋友们吃饭。陈世峰嘴甜,大家当时都听到,他称老太太为“哦卡桑(妈妈)”。老太太终身未婚无子,她说过,“我会报答他,因为他曾经是我的老师”。

出事后,永井被警察传唤多次,但她仍不相信这个“中国儿子”杀了人,并为他奔走至今。她告诉张淇,“作为他的日本妈妈,我必须去看他”。

要强的反面是自卑

尽管有永井登纪子的帮衬,陈世峰应付日本高消费的生活仍不容易。

张淇还记得,有一天语言学校的老师很生气地来找她,说陈世峰“不好好读书”,因为经济压力大,他一个人做两三份兼职,在便利店、便当加工厂、居酒屋都做过。

陈世峰与刘鑫就读的大东文化大学,收费不算便宜。刘鑫的一个学姐告诉每日人物,他们第一年的学费大概90多万日元(近6万人民币),第二年后是80万日元。除此之外,每月的生活费在10万日元(近6千人民币)左右。家境不太富裕的留学生,除了上学,就是打工。

陈世峰与刘鑫就读的大东文化大学 图 / 罗婷

在同龄人面前,陈世峰明显更愿意展现骄傲与体面。

2015年,在研究生考试前几天,陈世峰在中国的家着了火。张淇看到了火灾的视频,那是一栋农村土楼,一个招牌写着“文具店”,整个都烧光了。据陈世峰说,那是陈家的全部家产。火灾后,他很慌张,想回国去,被张淇制止。他最终没有去学校面试。

不久之后,他的大学室友曾晨(化名)到了日本。面对大学时代相对亲昵的朋友,关于火灾或入学的忧虑,陈世峰却只字未提。

面对异性,他把尊严看得很重要。

他的很多师友都记得大学时代的一件往事——大二那年,陈世峰打了他当时的女朋友蔡艺(化名)。

上个月,蔡艺在网上发帖回忆此事,她说当时陈世峰踹了她的肚子,把她的脸打到“咬肌受伤”。之后一个学期,蔡艺都没有上学。

对于起争执的原因,各方说法不一。陈世峰在人人网上与人争执时说“我打她没有错,她先侮辱了我,她活该”。蔡艺的说法是,“说了一句你不就是什么什么,这样一个句式,把他激怒了”。而老师张淇的说法是,女朋友骂他穷,骂他“屌丝”,他就动了手。

相识多年,张淇这样理解陈世峰行事的逻辑——貌似很帅的男生,其实很穷,要强的反面是很自卑。“之前他打前女友,听说是因为他被刺激到了。这次江歌案,我猜想是否因为他也受到了刺激。”

“斯斯文文的男友”

不管在物质生活上品尝了多少失落,身边人一致觉得,陈世峰是个异性缘不错的人。

在大学期间,陈世峰至少谈过5段恋爱。华文学院的一名学妹仍记得,那时候在华文学院,他是“久闻大名的师兄”。作为男性的室友曾晨,也承认陈世峰身上有那种吸引女生的魅力。

热恋时,前女友蔡艺曾告诉自己的好朋友杨佳佳(化名),“我觉得他是一个特别努力的人,就喜欢他那种特别拼命的感觉”。

在接受采访时,刘鑫对陈世峰的第一印象也是“觉得他人挺好,斯斯文文的”。

但在某些时候,曾晨会觉得,他言谈间不太看得起女性,谈到女生出轨,恶感明显。谈到历任女友,他总结有的关系是“一夜情”,有的女孩子是“没有感觉,所以投入都不多”。

在高岛平的公寓里,陈世峰与女友刘鑫,只经过了短暂的蜜月期。

在刘鑫的描述里,他性格消极、控制欲强烈。“比如一些小争吵,他就非要揪着你(分)出个对错来。一定要让我接受,非要给我灌输他的思想,然后就会吵起来。”

从刘鑫搬离高岛平的公寓,到江歌遇害,有两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这对恋人间究竟发生了什么,矛盾为何会严重到那种地步,外人都不知道。

刘鑫在接受《局面》采访时说,那两个月里,他们只联系过两次。

一次是10月12日刘鑫生日。刘鑫的同事告诉每日人物,那天是星期三,刘鑫在高岛平地铁站附近的拉面店上夜班。陈世峰在拉面店与地铁站中间等她,要送她生日礼物——一盒面膜,还有些其他的小东西。

然后就是11月3日,江歌遇害。

在帮助江秋莲处理日本事务的一名志愿者说,“这显然不符合逻辑”。“刘鑫忘了,江歌妈妈有江歌和刘鑫的聊天记录,对话就显示刘鑫和陈世峰是联系了多次的,怎么可能只有两次。”

据日本TBS电视台的报道,监控拍下了陈世峰最后的轨迹。

白天的争吵过后,入了夜,他穿着偏黑色的衣服,戴着帽子和口罩出门。

按常理,他应该在离家最近的地铁站高岛平站上车。但是没有,他避开了,走到更远的车站上了车。

地铁开往东中野地铁站,离那里不远,就是江歌的家。

相关文章